李清照的词集锦

By admin on 9月 5, 2022

鹤瘦松青,精神与、秋月争明。

朝廷已分遣六宫,又传江当禁渡。

几点催花雨。

乍试夹衫金缕缝,山枕斜欹,枕损钗头凤。

时犹有书二万卷,金石刻二千卷,器皿、茵褥,可待百客,他长物称是。

手种江梅渐好,又何必、临水登楼。

赵明诚读了此词,就把登泰山、访古碑的心思,减去一半;人虽离家愈来愈远,心却愈来愈近,身还未到泰山,心却早已在计算归期了。

但笔者却相信李清照是改嫁了的。

试问卷帘人,却道海棠依旧。

****见客入来,袜刬金钗溜。

随意杯盘虽草草。

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!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

衰草一作:芳)**83.浣溪沙**宋代:李清照莫许杯深琥珀浓,未成沉醉意先融。

而作者之所以会有忘的念头和举动,不仅是为了暂时摆脱思乡之苦,还同回乡几乎无望有关:如果回归有期,那就存有希望,不会想到把它忘掉;惟其回乡无望,念之徒增痛苦,才觉得不如忘却。

咏物、梅花、言志浣溪沙·淡荡春光寒食天宋代:李清照淡荡春光寒食天,玉炉沉水袅残烟。

荣耀,文步紫禁,一一金章绿绶。

春意看花难。

祝千龄,借指松椿比寿。

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

后者则表现出怀家思国,愁绪难解的情怀。

每日晚吏散,辄校勘二卷,跋题一卷。

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,被翻红浪,起来人未梳头。

每获一书,即同共勘校,整集签题。

梦回山枕隐花钿,海燕未来人斗草。

沉水卧时烧,香消酒未消。

染柳烟浓,吹梅笛怨,春意知几许。

于是几案罗列,枕席枕藉,意会心谋,目往神授,乐在声色狗马之上。

予试作一篇,乃知前言不妄耳。

看取晚来风势,故应难看梅花。

更挪残蕊,更拈馀香,更得些时。

多情自是多沾惹。

风度精神如彦辅,大鲜明。

牵牛织女,莫是离中。

名称与《直斋书录解题》相异,其原因大概《图经》中有赋,而且赋在《图经》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所致。

看取晚来风势,故应难看梅花。

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

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水通南国三千里,气压江城十四州。

说梅止渴,稍苏奔竟之心;画饼充饥,少谢腾骧之志。

清昼永,凭栏翠帘低卷。

绮筵散日,谁人可继芳尘。

论词强调协律,崇尚典雅,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,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。

险韵诗成,扶头酒醒,别是闲滋味。

**48.鹧鸪天·寒日萧萧上锁窗**宋代:李清照寒日萧萧上锁窗,梧桐应恨夜来霜。

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。

沉香烟断玉炉寒,伴我情怀如水。

国破家亡兼夫死,使她生活上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,从此,她只身飘泊江南,孤单寂寞地度过她那艰苦岁月的晚年,处于路长嗟日暮的困境。

枝折得,人间天上,没个人堪寄。

可怜春似人将老。

浓睡不消残酒。

梅蕊重重何俗甚,丁香千结苦粗生。

妖娆艳态,妒风笑月,长殢东君。

多么深情的语言!《阳关》,即《阳关曲》。

浣溪沙绣幕芙蓉一笑开,斜偎宝鸭亲香腮,眼波才动被人猜。

作《小重山》《多丽》等。

勿勒燕然铭,勿种金城柳。

行香子天与秋光,转转情伤,探金英知近重阳。

谁怜憔悴更凋零。

角声催晓漏,曙色回牛斗。

似愁凝、汉皋解佩,似泪洒、纨扇题诗。

李清照词全集(2),雪里已知春信至,寒梅点缀琼枝腻,香脸半开娇旖旎,当庭际,玉人浴出新妆洗。

人悄悄,月依依,翠帘垂。

秋已尽,日犹长,仲宣怀远更凄凉。

难言处,良宵淡月,疏影尚风流是补足情留之意。

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和羞走,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。

生怕离怀别苦,多少事、欲说还休。

土地非所惜,玉帛如尘泥。

其古诗全文如下:归鸿声断残云碧,背窗雪落炉烟直。

甚霎儿晴,霎儿雨,霎儿风。

九万里风鹏正举,风休住,蓬舟吹取三山去。

**上枢密韩公、工部尚书胡公**三年复六月,天子视朝久。

临江仙梅庭院深深深几许,云窗雾阁春迟,为谁憔悴损芳姿。

添字采桑子窗前谁种芭蕉树?阴满中庭;阴满中庭,叶叶心心、舒卷有馀情。

惊起一滩鸥鹭。

下片第一二句倚遍栏干,只是无情绪!还是写青年女子的愁状。

薄衣初试,绿蚁新尝。

怎么才能把船划出去,不小心,却惊起了一群的鸥鹭。

坊供奉斗鸡儿,酒肉堆中不知老。

宋代(南北宋之交)词人,婉约词派代表,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。

梁代天监间,他曾为建安王萧伟的水曹行参军兼记室,有咏梅的佳篇《扬州法曹梅花盛开》诗(亦作《咏早梅》。

碧云笼碾玉成尘,留晓梦,惊破一瓯春。

词的起句,开门见山,点明伤春的题旨。

将图实效,故临难而不四;欲报厚恩,故知机而先退。

而且,她还在众多爱国作家中为女性争得了一席之地。

聊问是自己心下估量,此句状写词人情态。

《**好事近**》风定落花深,帘外拥红堆雪。

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断香残酒情怀恶,西风催衬梧桐落。

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

卧看残月上窗纱。

****怕郎猜道。

但笔者认为毕宝魁的元丰四年(1081)说,除了毕宝魁所举的证据,还有两点,一是绍兴二年,也是李清照与张汝舟离婚之时,这一点在历史学家李心传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中有提到。

玉瘦檀轻无限恨,南楼羌管休吹。

面风情深有韵,半笺娇恨寄幽怀,月移花影约重来。

夷狄已破胆,将命公所宜。

玉钩金锁,管是客来客。

他们攻读而忘名,自乐而远利,双双沉醉于美好、和谐的艺术天地中。

露布词成马犹倚,崤函关出鸡未鸣。

骚人可煞无情思,何事当年不见收。

骚人可煞无情思,何事当年不见收。

此词为李清照的早年之作。

此花不与群花比。

花自飘零水自流。

要知道,群花竞艳,谁也逊色于梅花呀。

海燕未来人斗草,江海已过柳生绵。

况青云咫尺,朝暮重入承明後。

从悲秋到休休,是大幅度的跳跃。

真是不敢想却又不能不如忘却。

宠柳娇花寒食近,种种恼人天气。

凉生枕簟泪痕滋。

现存的诗文及词集是后人所辑。

绮筵散日,谁人可继芳尘?更好明光宫殿,几枝先近日边匀,金尊倒,拚了尽烛,不管黄昏。

面风情深有韵,半笺娇恨寄幽怀,月移花影约重来。

梅定妒,菊应羞,画栏开处冠中秋。

醉里插花花莫笑,可怜人似春将老。

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。

李清照在流离之间看着自己与丈夫赵明诚收集的文物不断流失,不由感慨文物得之难,失之易也。

如今憔翠,风鬟雾鬓,怕见夜间出去。

或吟或唱,均可使⼈⼼动情随。

任宝奁尘满,日上帘钩。

独抱浓愁无好梦。

夜来清梦好,应是发南枝。

玉钩金锁,管是客来唦。

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

或吟或唱,均可使人心动情随。

况为之不已,事实见于正经;用之以诚,义必合于天德。

夜来清梦好,应是发南枝。

**26行香子**行香子天与秋光,转转情伤,探金英知近重阳。

李清照——《怨王孙/忆王孙》【年代】:宋【作者】:李清照——《怨王孙/忆王孙》【内容】:帝里春晚,重门深院。

月移花影约重来。

云阶月地,关锁千重。

水光山色与人亲,说不尽、无穷好。

寂寞尊前席上,唯愁海角天涯。

至靖康丙午岁,侯守淄川,闻金寇犯京师,四顾茫然,盈箱溢箧,且恋恋,且怅怅,知其必不为己物矣。

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
然而她内心深处的离愁还未显露,给人的印象只是慵怠或娇慵。

更谁家横笛,吹动浓愁。

**这首《如梦令·常记溪亭日暮》是李清照的早期之作,较为可信的时间当是李清照到达汴京之后尚未出嫁之前。

当时虽贵家子弟,求二十万钱,岂易得耶。

小阁藏春一句先盘远势描绘了一个特殊的抒情环境。

湖上风来句起语不俗,避开俗套。

何为出战辄披靡?传置荔枝马多死。

下片直接抒情翠贴莲蓬小,金销藕叶稀为过片,接应上片结句罗衣,描绘衣上的花绣。

面风情深有韵,半笺娇恨寄幽怀,月移花影约重来。

所作词,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,后期多悲叹身世,情调感伤。

**35.摊破浣溪沙·病起萧萧两鬓华**宋代:李清照病起萧萧两鬓华,卧看残月上窗纱。

闻说双溪春尚好,也拟泛轻舟。

金尊倒,拚了尽烛,不管黄昏。

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

虽乏上元术,游乐亦莫涯;人生以如此,何必归故家?起来敛衣坐,掩身厌喧哗;心知不可见,念念犹咨嗟。

东山高蹈,虽卿相、不足为荣。

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愈来愈深,赵明诚在大学读书,每月朔、望才能请假回来,尽管同在一个汴京城中,李清照仍觉得如隔迢迢云汉,半月一次的相逢,也当做一年一度的七夕。

赵明诚著有《金石录》,李清照写了《金石录序》,详细的记载了夫妻共同生活和对书画金石的爱好。

赏析:国破家亡,孤雁南栖,此等沉痛,之情纵是花光月影春色怡人也是排解不了。

如今也,不成怀抱,得似旧时那?**满庭芳**小阁藏春,闲窗销昼,画堂无限深幽。

熔金一作:镕金)中州盛日,闺门多暇,记得偏重。

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!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,点点滴滴。

作者:李清照(1084-1155?)号易安居士,齐州章丘(今属山东济南)人,以词著称,有较高的艺术造诣。

如梦令·昨夜雨疏风骤宋代:李清照昨夜雨疏风骤,浓睡不消残酒。

细看取、屈平陶令,风韵正相宜。

有人认为作于南渡以后,正值金兵入侵,北宋灭亡,丈夫去世,一连串的打击使她尝尽了国破家亡、颠沛流离的苦痛,亡国之恨,丧夫之哀,孀居之苦,凝集心头,无法排遣,于是写下了这首《声声慢》。

**89.打马赋**宋代:李清照**岁令云徂,卢或可呼。

巧匠何曾弃樗栎,刍荛之言或有益。

空梦长安,认取长安道。

在《金石录》编撰过程中,赵明诚曾写过一篇《<金石录>序》。

山东青州纪念馆青州李清照纪念馆位于青州古城西门外洋溪湖畔。

薄衣初试,绿蚁新尝,渐一番风,一番雨,一番凉。

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
并能诗,留存不多,部分篇章感时咏史,情辞慷慨,与其词风不同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