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的《武陵春》赏析

By admin on 9月 17, 2022

国曹丕《与朝歌令吴质书》:节同时异,物是人非,我劳如何?宋贺铸《雨中花》:人非物是,半晌鸾肠易断,宝勒空回。

闻说双溪春尚好⑹,也拟泛轻舟⑺。

日色已高,头犹未梳,虽与《凤凰台上忆****》中起来慵自梳头语意全同,但那是生离之愁,这是死别之恨,深浅自别。

据周辉《清波杂志》所载,她在南京的时候,每值天大雪,即顶笠、披蓑,循城远览以寻诗。

⑸泪先,《彤管遗编》、《彤管摘奇》作泪珠,沈际飞《本草堂诗余》注:一作珠,误。

作品原文武陵春⑴风住尘香花已尽⑵,日晚倦梳头⑶。

李清照《打马图》序云:今年十月朔,闻淮上警报,浙江之人,自东走西,自南走北,居山林者谋入城市,居城市者谋入山林,旁午络绎,莫不失所。

**赏析二:**这是李清照避难金华时所写的一首词。

此词上片极言眼前暮春景物的不堪入目和心情的凄苦之极;下片则进一步表现其悲愁之深重,并以舴艋舟载不动愁的新颖艺术手法来表达悲愁之多。

这里所写的日晚倦梳头,是另外一种心境。

象双桨两句,又是别离船,又是一天烦恼,惟恐说得不清楚,矫揉造作,很不自然,因此反而难于被人接受。

双溪春好,只不过是闻说;泛舟出游,也只不过是也拟,下面又忽出只恐,抹杀了上面的也拟。

次句写由于所见所闻,故所为如此。

下片共四句,前两句开,一转;后两句合,又一转;而以闻说、也拟、只恐六个虚字转折传神。

因此这首词不仅获得了艺术审美价值,而且也赢得了社会审美意义。

只恐双溪舴艋舟⑻,载不动许多愁⑼。

物是人非事事休⑷,欲语泪先流⑸。

**【原文】:**武陵春李清照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

只是以愁之多比水之多而已。

只是恐怕漂浮在双溪上的小船,载不动许多忧愁。

上片既极言眼前景色之不堪、心情之凄楚,所以下片便宕开,从远处谈起。

《艺文类聚》卷七一·南朝宋《元嘉起居注》:余姚令何玢之造作平牀,乘船舴艋一艘,精丽过常。

而这种变化是广泛的、重大的`、剧烈的变化,无尽的痛苦、悲哀全在其中。

赵万里辑《漱玉词》云:至正本《草堂诗余》前集上如梦令后接引此阕,不注撰人。

李清照的《武林春》,同样写愁,却能自铸新辞,以其委婉纤曲的艺术手法,巧妙地表达了深沉复杂的内心感情,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,从而成为后人盛传的抒愁佳篇。

墙外见花寻路转,柳阴行马过莺啼,无处不凄凄。

那么只有闭门负忧,独自销魂了。

与前面的闻说也拟结合起来,以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活动体现内心沉重的哀愁。

周邦彦《望江南》云:游妓散,独自绕回堤。

此词借暮春之景,写出了词人内心深处的苦闷和忧愁,塑造了一个孤苦凄凉环中流荡无一的才女形象。

⑶日晚,《花草粹编》作日落,《词谱》、《词汇》、清万树《词律》作日晓。

作法相同,可以类比。

分)在词人笔下,抽象的东西愁竟有了重量,不但可随波逐流,还可以用船来承载。

⑷物是人非,事物依旧在,人不似往昔了。

眼前的风物还在,可人却不在了,好像一切都没有意义!我想说出满腹的哀愁,可话还没说出口,眼泪却已止不住地流!听说双溪的景色还不错,我也曾想到那里去在溪上泛舟。

这里是说,自己与丈夫(赵明诚)收集的金石、文物、书籍还在,可大宋朝廷却偏安一隅,丈夫也已经去世,自己流离失所,一切均已不可与往昔相比。

诗歌中用比喻,是常见的现象;然而要用得新颖,却非常不易。

其化虚为实,语意新奇,想象惊人,实在是描摹愁思的绝妙好辞。

欧阳修《采桑子》云:群芳过后西湖好,狼藉残红,飞絮蒙蒙,垂柳栏干尽日风。

**《武陵春》原文:**李清照风住尘香花已尽,日晚倦梳头。

前两句,含蓄;后两句,真率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